欢迎访问眉县电视台网站! 今天是: 新浪微博 | 微信
+更多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刚侯古城传大节 英烈朝鲜扬浩气

[ 作者:马苏彬 | 发布时间:2018-03-30 | 浏览:363次 ]

2018年第一场春雨刚过,气候清爽而温润。距离清明节还有几天,我就早早的翻开相册,这是两张发黄的相片,一张是全身戎装英姿勃发手握冲锋枪的我的烈士伯父,另一张是位朴实无华神情专注手拉板胡我的已经逝去的父亲。我默然无语久久伫立。伴随着思绪,记忆穿过浩浩时空,揭开了尘封半个多世纪的历史。每年清明时候,我都会静静肃立默哀悼念我的父亲,还有父亲的兄长我的伯父,一位还未来得及娶妻生子、就将24岁年轻生命献给抗美援朝事业的普通中国战士,他的名字只是众多牺牲在朝鲜冰天雪地中志愿军的一员,他就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人民志愿军18543团三排副排长马进祥烈士。



【耿介尚武的伯父马进祥和质朴耕读的父亲马明全】

信武将军马仙琕的后人

古城村隶属陕西省眉县横渠镇,从秦岭主峰太白山磅礴而下一路向北的汤峪河奔腾到古城村时,因该处地势平坦两岸树丛环绕,使得汤峪河水势徒然变缓,河水也清澈见底,在与槐芽镇东柿林村交界处时打了个转折后,又一路向东,从整个古城村的北面横切过去,形成一条三公里长的瑰丽丝带,将古老的村庄装扮的波光粼粼生机盎然。古城村之所以有其名,意即古老的县城之意。据《眉县志》记载:早在战国时期秦孝公十二年(350),此地归武功县管辖,县城就设在今天眉县横渠镇古城村。在荣耀辉煌与战乱沧桑并存中历经375年后,至东汉初(25)武功县衙从古城撤走外迁他处。但作为秦汉时期郡县制诞生的样板式县城,古城村的威仪及气节并没有随烽火战乱而烟消云散,曾经恢宏繁荣的秦风汉韵一直影响着居住在这里的古城村马姓族人。秉性耿介刚烈胆识超群威震南北朝的南梁名将,被梁武帝萧衍赐封为豫州刺史信武将军(谥号刚侯)的马仙琕,便是古城马氏族人的先祖。《梁书.马仙琕传》记载仙琕在年少时便以果敢勇武名动乡里,父亲过世时仙琕更是悲伤过度,留下了“毁瘠过礼,负土成坟”的孝道佳话。仙琕与北魏将领卢昶在朐山(今江苏连云港)之战中始终临危不屈,保持大无畏的英雄气节,终于大败力量强大于自己的卢昶,留下了千古英名。古城村另一位博览经文史籍的饱学之士马氏先祖,陈朝“儒道通人”、《道觉论》一书的作者马枢也是在年少时即有“丧亲托姑,少博经史”的美誉传颂至今。1930年出生的伯父马进祥,也是在其3岁的时候我的爷爷便不幸去世,而我的父亲马明全那时还在娘胎未出世。一对苦难的兄弟,很小的时候便开始了人生最艰苦的岁月,在祖母的教导他们下习武强身读书识字,以图自强自立。父亲生前讲述进祥大伯“生性好勇性格坚毅不惧凶暴”,颇有先祖信武将军马仙琕遗风,我的父亲则“心静沉稳究学好读文脉颇深”,继承了乃祖马枢的学识经纶气度。因为爷爷早逝家里没有劳动力从事田间生产,所以伯父很早就带着我父亲下田劳动,在劳动的间隙,他们不是读书写字,更多的是成了伯父演习拳脚武艺的机会,而且田地里只有伯父和父亲两人,更多时候伯父为了与“假想敌”进行实战,父亲就成了伯父“被实战”的对象,往往是一天劳动回来父亲蓬头垢面鼻青脸肿,而伯父则是洋洋得意俨然一派“胜利将军”的姿态。这是父亲对伯父儿时最深的记忆。

很早就没有了爷爷的进祥伯父,少时的苦难生活反倒促成了他不畏艰辛的要强性格。奶奶生前对我们讲过,民国年间古城村常有匪患出没侵扰乡里,伯父为了保护家人,从8岁开始就沿着村中一条据说是先祖马仙琕练习马术的跑马路,每天跑步、打拳、翻跟头等,等到伯父15岁左右,已是古城村及周边村寨名声颇大的“勇人”。据父亲生前回忆,伯父曾经在1945年的一天夜晚,独自提着一把砍刀闯进了邻村一大户恶人家要为去世的爷爷报仇,虽因大户家防范严密没有杀掉恶人,但这事一下子成了四里八乡议论的佳话。从此以后,伯父也成了横渠镇乃至整个眉县的“厉害人”,那些平时欺压百姓的村霸和财东们也对古城马家刮目相看。因我家住在古城村最北端的北面场一带,伯父也有了“北面场上马家刀”的威名。1948年底,因为战事吃紧国民党拉壮丁补充兵源,年仅18岁的伯父被当地国民党政府作为壮丁拉去河南参战,而时隔半年后的1949伯父就随国民党部队投诚起义参加了解放军,父亲说眉县解放后的第二年,伯父还回家探过一次亲,那时伯父已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名党员,而且还被部队提拔做了班长。也是那次回家探亲,年仅20岁的伯父被奶奶带去相了亲,而相亲的那姑娘据说当时还正在读中学。探完亲第三天伯父便返回了部队。从那天起,奶奶每天都在想着伯父复原回家,想着伯父与他的未婚妻结婚成家生子延续马家香火。可伯父自那天回部队后一直没有再回到古城村,甚至,连封书信都没有(后来的书信是部队代写的)。

抗美援朝为国捐躯

伯父自1950年返回部队后,就好像消失了一般,什么消息也没有。奶奶去了县上,县里领导说没有接到部队的任何通知。怎么好端端一个纠纠汉子说不见就不见了?而且,伯父还是有部队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及中国共产党党员啊!尽管奶奶天天担心落泪,伯父还是没有任何消息。终于在1951年底,县里来人带来了伯父的消息,说伯父已经随部队到了朝鲜正在参加抗美援朝的战争。原来伯父那次回部队不久就接到中央军委通知,因为朝鲜战事在即,中央考虑到国防安全,秘密调集部队开赴东北以作战争准备,而伯父就在参战部队之列。听完县里领导的告知,奶奶轻轻的叹了口气,父亲说奶奶当时既喜又忧,可为了保家卫国抵御美帝侵略,奶奶只能默默而坚定的支持伯父。



【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作战图和英勇无畏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将士】

眉县刚解放那会获取信息的路径很少,不要说广播,连报纸都没有,依赖最多的还是靠信件。一封信件是出门在外的人与家最紧密最直接的联系。可部队有规定不让战士日常信件往来,除非是战士遇到了大事情,比如伤残、比如死亡(每次上战场前都会写好遗书放在部队,如果阵亡就由部队将信件寄回烈士家里)。自从知道伯父上了朝鲜战场后,奶奶和全家人都在等,等着伯父寄回信件,等着伯父战胜归来。可是除了不断胜利的消息传回古城村外,关于伯父马进祥的个人消息却一无所有,县里武装部也不能明确告知多次询问伯父情况的奶奶。奶奶盼子心切,天天在等、在盼、在哭,以至于眼睛患上了眼膜肿胀症流泪不止疼痛难忍。终于在1953年底,也就是伯父马进祥去到朝鲜后的第二年,县里来人带来了伯父在抗美援朝第二个阶段(1951年611日~1953727日)之19536月夏季反击战中牺牲的消息,同时带来的还有一枚“抗美援朝纪念章”和一块“光荣烈属”的牌匾。那时,全家人才知道伯父在即将结束的抗美援朝战争的最后一战、在胜利的黎明前夜牺牲了。父亲对我讲过,当时坚强的奶奶没有当着县里领导的面哭泣,而当她独自一人时,却总是坐在门前的石头上一句话不说面朝东北方向,呆呆的能坐上一整天,而面庞早已泪流成河……..。在我记忆中,奶奶只有一次当着孙辈们的面,对着从朝鲜带回来的伯父“英雄照片”,看了又看摸了又摸,嘴里喃喃低语“到底在啥地方?咋连个骨灰也没有?”听我父亲说,当时牺牲的志愿军太多,大多因战火而烧的面目全非,伯父的遗体无法确认,是和其他人一块合葬的,墓碑及名字也是和其他牺牲的战友写在一起的,而且在异国他乡,当时家人是不被允许前往朝鲜探望的。也许伯父被烈火烧死了,也许被飞机投下的炸弹炸死了,也许抱着敌人滚下了山崖,也许用身体堵在敌人疯狂的枪眼上…...。他一定在牺牲的前一天晚上还在想着他的老娘、他未过门的媳妇、他的大弟、他的大妹二妹二弟们,以及他在古城村的每一位亲人们。他睡在了朝鲜的哪一个地方?他是否面朝西北他的家乡眉县古城村?他是否在上战场前梦见小时候在田里,将他的弟弟当做“假敌人”的“战斗”场面?所有这些,他的亲人们都不得而知,所有这些,他的亲人们只能靠猜想和做梦。伯父,你一定不知道你的弟弟妹妹后来都已结婚成家生子续孙,你一定不知道你的母亲三十年后也故去了,你更不知道,你身患癌症的弟弟马明全在生命垂危的1993年还在念叨着你的名字,我当时没有听清我父亲到底说了些什么?只看见他的手指向挂在门框旁边的那块镌刻着“光荣烈属”的牌匾。我明白了父亲是想告诉我们,他是烈士马进祥的弟弟,我们是烈士马进祥的后代,都是烈士的亲人。

家国情怀大爱无声

父亲故去后,我专门查阅了当年抗美援朝第二阶段之19536月夏季反击战的情况,这次战役是发生在1953525日—6月1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为打破联合国军最后的负隅顽抗,逼迫敌方早日签署停战协定,中国人民志愿军朝鲜人民军彻底粉粹了联合国军尤其是李承晚军的主力,毙伤俘敌4.1万余人,此役志愿军伤亡也达1.7万余人。在这简短的战役描述中,我知道当时已担任志愿军18543团三排副排长的马进祥伯父是1.7万余阵亡将士中的一员,他们将青春热血洒在了朝鲜的白山黑土上,他们将年轻的生命奉献给了热爱和平的世界人民和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伯父死前没有留下遗言(伯父书信遗言系所在部队代写),死后也未见骨灰,更没有墓地。




【为国捐躯的英雄马进祥荣获国家颁发的抗美援朝烈士纪念章】

24岁的伯父一生短暂而平凡,就像千千万万个牺牲在朝鲜战场的志愿军烈士一样。但平凡的人也有大爱精神,平凡的人在国家需要他的地方默默尽着自己的所能,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也无怨无悔为大节而去。相对于现时社会追名逐利的“能人们”和他们所标榜的“自我价值”,我想这些终其一生默默无闻,死后没有留下骨灰没有留下一砖半瓦,甚至连名字都没有被国家和社会记住的人们,难道他们就没有人生价值?难道他们不应社会被所感念?其实岂止是牺牲在朝鲜的伯父,我的奶奶我的父亲,还有许许多多一生勤恳朴实无华的人们,这些生在不平凡世界里的普通人,一辈子默默无闻过着平凡的生儿育女、养家糊口、教书育人、从事生产劳动的“无趣”生活,他们没有过多的欲望和所谓的“伟大抱负”,只有部队军令、只有国家政策、只有工作目标、只有修渠打井、只有春种秋收的重复劳动,难道这样朴素的情怀和质朴的劳动不能称之为“英雄”吗?尽管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只是从事最基础的劳动和工作,可这样的“小家或小我”,不就是聚沙成塔成就了“大家或大我”的基础吗?

古城村马姓族人的先祖信武将军马仙琕之所以被封为“刚候”,意即满腔热血的仙琕不仅耿介刚烈正直,更具有大无畏的家国情怀和牺牲精神。而伯父马进祥正是秉承了刚候传给后世的爱国大节和浩然正气,面对侵略者的炮火时毫不胆怯,用平凡短暂的生命换取了强盛恒久的国家安定和人民幸福,这样用个人牺牲体现出的大节大爱,不正是今天我们走在中国梦道路上的有力保障吗?人的一生无论辉煌富贵还是坎坷清贫,无论声名显赫还是平凡普通,都不能丢掉顾小家的情怀和爱大国的气节,唯有如此,我们的家园才能在天高云淡中周而复始风清气正。我想这是伯父马进祥的遗愿,也是我们每一个人对未来生活的最真寄托。(作者:马苏彬)